模特們指認的中間人﹃邁克﹄模特隊“領隊”拿著材料向警方報案,被告知此事屬民事經濟糾紛,無法立案
   N本報記者 周德慶 肖春道 文/圖
   關註理由 微信中說,是“酒吧走秀巡演”,可到了福州,才知道是“陪酒”;辛苦工作兩天,拿到手的工資不到事先承諾的1/5。更糟糕的是,因沒有簽書面合同,中間人“消失”後,她們面臨討薪無門的窘境。
   昨日,30多名青春靚模撥打本報熱線968111求助,希望記者能幫忙“討薪”。
   記者調查發現,在這個外表光鮮的行業內,模特收入等級差別很大,多數模特美麗的身影背後,沒有正規的公司,沒有經紀人,靠的是“單槍匹馬闖江湖”養活自己。
   邀請:“全國巡演卻成陪酒”
   據瞭解,這30多名模特,多半來自廈門,也有全國其他地方的。她們多數人並未與模特公司簽約,沒有經紀人。
   3月17日,她們受中間人“邁克”邀請,從廈門坐動車來到福州,到一家酒吧參加為期10天的“全國巡演”。
   “笑笑”是她們的“領隊”。她說,“邁克”是網上認識的,先前並未合作過。在模特圈,不少同行是通過朋友、演藝公司等介紹來找工作。10日晚,“邁克”通過微信向“笑笑”發出邀請,大意為:“全國一連鎖酒吧,要舉行走秀表演,需要15位身高1米70以上的模特,工資為800元/天。”
   抵達福州當晚,她們被“邁克”帶到福州T2酒吧面試。
   據“笑笑”、“竹子”等模特講述,18日晚10點,她們站在酒吧門口迎接客人後,被要求“陪酒”,而中間人的解釋是,“第二天再走秀”。
   對“陪酒”的要求,有些模特答應了,有些人拒絕了。
   昨日,當事酒吧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近期該酒吧並沒有舉行模特走秀表演,而這群模特,是通過中間人組織,與酒吧沒有關係,“是否被騙,要和中間人核實”。
   記者通過微信、電話等方式,向中間人“邁克”求證,均未果。記者曾聯繫上“邁克”的女朋友。被問及此事時,對方掛掉了電話。
   酬勞:“說好5萬多,只給7300”
   3月19日晚,這群模特的工作仍是“陪酒”。
   “笑笑”說,其實,第一次見到“邁克”時,已有模特認出他。該模特曾和“邁克”合作過,當時對方就沒有履行過承諾。於是這次她們提出,薪資日結才合作。“邁克”口頭同意了,最後仍沒有做到。
   “笑笑”稱,如果按照先前微信中的約定,她們的報酬加上路費,應該是5萬多,但“邁克”總共只支付了7300元。
   酒吧工作人員稱,錢已如數交給中間人,“這是行規,酒吧是和中間人簽協議。”對酒吧的解釋,另一“領隊”“秀秀”認為,“有道理,因為邀請人是中間人。”
   因聯繫不上“邁克”,這筆工資具體有多少,記者無法證實。
   3月20日,“走秀”的騙局被識破後,30多名模特都離開酒吧,各奔東西。此時“邁克”也消失了。
   維權:無書面約定,無處討薪
   “笑笑”說,被騙後,作為“領隊”,她先後向警方、勞保部門求助,均未果。
   據瞭解,警方認為這是一起民事經濟糾紛,無法立案偵查,而因沒有簽訂書面合同(協議)和有利證據等,勞保部門也難以介入維權。
   對此,福建元一律師事務所主任佘雷律師認為,這群模特走司法途徑維權很困難,警方和勞保單位的處理是合適的。
   佘雷建議,作為求職者,一定要核實雇佣主體的真實身份、地址、聯繫方式等,且需簽訂書面的合同,“在法律上,勞動爭議案件多屬民事糾紛,書面約定是維護自己利益避免糾紛的最好辦法”。
   “笑笑”說,她們與中間人只有口頭協議,且事後才知“邁克”真實姓名為劉某龍,安徽人。
   □馬上調查
   野模占多數 收入不穩定
   在多數人的印象中,模特T臺上風光無限,穿著靚麗的服裝,拿著豐厚的報酬。
   據瞭解,在國內模特圈,模特的收入和價值是分了等級的,由高到低,一般分為首席名模、超A模、A模、B模、C模、野模等。從C模開始,就是簽約並屬於某個公司的模特。
   根據國內多數大型展會頒佈的指導價,名模是協議定價,超A模8000~10000元每場,A模5000~6000元每場,B模2000~3000元每場,C模和野模一般沒有指導價。
   目前,在國內,多數模特屬於C類和沒有正規模特公司、沒有經紀人的野模。有報道說,“10個模特中,有8個都是野模”。沒有底薪、沒有福利,她們是如何“單槍匹馬”養活自己的呢?對此,本報記者展開了調查。
   工作多靠圈內、網絡介紹
   據瞭解,目前,野模找工作的方式主要有三種:一是通過網絡,每個地方的模特圈一般都有QQ群、微信群;二是與廣告、文化傳播公司等合作;三是通過朋友、熟人介紹。
   “笑笑”告訴記者,她是通過網絡認識“邁克”的,而這群模特也是通過微信等組織的,來福州前,有些人相互之間還不認識。
   而在福州、廈門等地的模特,多數的工作來源於婚紗展、車展、產品發佈會、公司慶典等,大型的服裝發佈會等則相當少見,“一般來說,車展、產品發佈會的收入會較高,模特之間的收入差別也很大。”模特“竹子”說。
   記者採訪了福州、廈門等地的多家文化傳播公司,在我省,模特的收入多為“300~3000元每場”。
   多名模特告訴記者,收入很不穩定,有時候月收入輕鬆過萬,有時也會整月沒有收入。
   抱怨多多仍有不少人加入
   在多個模特群中,一則《如果你的朋友是模特》的微信,被許多模特轉發,“說出了我們的心聲”。
   “模特經常1天內要超過12個小時帶著妝容,長此以往,會導致皮膚暗沉、毛孔粗大和黑眼圈。而到了凌晨,還要在攝影棚內對著鏡頭一遍一遍微笑。”
   女模“魚小魚”告訴記者,最苦的是,“一整天都要穿著鞋底十幾釐米的高跟鞋,回到家,脫了鞋,好像連路都不會走。”
   儘管很多模特在抱怨這個行業不容易,但依舊有不少年輕的女孩子願意加入這個行業。有的說,“這是一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職業。”有的說,“也許有一夜成名的機會。”……
   “笑笑”等30多名模特的平均年齡約為20歲,但也有“媽媽級”的模特,“這個行業就是這樣,只要有活,就能生存下去”。
   對今後的打算,不少人說可以根據掌握的資源,轉型做經紀人、開廣告公司,或者直接嫁個“高富帥”。
   (受訪模特均為化名)   (原標題:30名“野模” 榕城遭遇連環騙)
創作者介紹

radiohead

xx99xxvy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