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王乾榮
  張藝謀超生,本不關演員劉佩琦事,他卻跑出來挺張,大放厥詞,說“精英們就該多生幾個,以提高中華民族素質”,云云,叫人好笑,好氣。
  依此論,劉佩琦首先即不該生子,而唐國強生子,則當多多益善,因為在我看來,佩琦先生至少長相不怎麼“精英”,其尊容實在遠差於翩翩奶油小生唐國強——咱中華民族素質,不也須體現於體魄、相貌嗎?您想想,一個民族,全都歪瓜裂棗,雖說尚有生存權利,卻也礙了美人國里諸君子審美的眼呢——當然此乃反動理論,本人只是順著劉佩琦先生的邏輯,耍笑一番而已。
  君不見,“龍生龍,鳳生鳳,耗子生兒會打洞”這濫調,早被批臭,根本站不住腳。龍生九子,各有所好——有的嗜殺喜鬥,有的溫柔敦厚,有的嘴饞身懶,有的忍辱負重……模樣,也是各異其趣的。傳說罷了,不足為訓。咱們說當今藝術界吧,挺優秀的大腕兒,生“天才”者有之,生智障兒女的,也不是沒有。這是物種後代“承傳先祖基因有別”之故,是基因“選擇性遺傳”的結果。
  而持“精英論”者,遠不止劉佩琦一個人,傻人劉佩琦作為代表,跳出來,表白了他們想說的話。“精英”們這樣想,這樣說,也這樣做了,一點兒也不奇怪——您瞧很多歲數並不大的娛樂圈“精英”,生兩子稀鬆平常,生三子也時有所聞,張藝謀生一群,是一個典型代表。張藝謀也許生得太多,所以想把真相捂起來;而生兩個三個的“精英”,卻不時毫無隱晦地在大眾傳媒上秀一秀他們的大小寶貝,且以此為榮,為傲,也沒見勢利的“計生委”過問。
  話說回來,關於遺傳學基本常識,於今庶幾人人皆知,為什麼“精英論”者仍不斷大肆歪曲呢?答案是,“精英”或冒充精英者,藐視大眾,老想著穩居他們的“天堂”,保持他們的特權和特殊利益,使之世世代代延續下去——這令他們很難認清“精英論”的反動和反人類本質,導致他們走向了極端的傲慢和偏見,似乎只有他們,方可多生子女,且蔑視輿論,連國法也可不顧。而非藝術界,被劉佩琦們瞧不起的農村,我讀過一個報道,一窮人家,爹媽大字不識一個,非“精英”也,本無資格多生,卻生出三個兒子都讀了博士。
  有點歷史學和社會學修養之人皆知,尼采、喬伊斯、艾略特、勞倫斯,當然更包括希特勒,這些精英(他們確是精英),是視大眾為蠢貨、雜草、糞土的。勞倫斯這家伙,就設想建一間類似於“毒氣室”的場所,把世上“蠢人”全部毒死,因為“蠢人”乃“非人”也,更是“生物學的災難”。如果說大家不熟悉什麼勞倫斯,那麼希特勒地球人哪個不知?惡魔希特勒就認為,猶太民族乃是“劣種”,應該被“日耳曼純種精英”鏟除殆盡,他並且實踐了大規模“毒氣”殺人。可誰都知道,猶太人是多麼偉大的經商天才;在科學上,有250多人榮獲過諾貝爾獎。巨人馬克思、愛因斯坦、弗洛伊德等等,都是猶太人。
  本人堅決反對“一類人比另一類人更優越”這濫調。就在前幾天,一些媒體專批當下“老年人”,說老年人“佯摔”訛人、為老不尊,云云,彷佛,如今之少年、青年、中年全是好的,只有老人是混蛋、人渣。這與前一段時間的“河南沒好人”論如出一轍。他們忘記了一個最基本常識——地無分南北東西,人無分白黃黑紅,西洋東洋也罷,老年少年也好,其中都是既有好人,也有不怎麼好的人,就看你有怎樣的修行了。而任何人,也不一定保證“生子當如孫仲謀”——他成為一個阿斗,也說不定。劉佩琦就一定生出一個優秀表演藝術家來?張藝謀就一定生出一幫世界級名導來?見鬼去吧。
  (原標題:“精英論”者的傲慢與偏見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xx99xxvyyc 的頭像
xx99xxvyyc

radiohead

xx99xxvyy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